論壇首頁 註冊 | 登入 | 會員 | 搜尋 | 統計 | 說明   RSS 訂閱全部版區     
   歡迎來到 YK Forum! 自由SAY | 開口中 | 祈願池 | 宣傳中心 | Flash遊戲 | 寵物中心 | 虛擬形像 | 勳章中心   



標題: 轉;) 戀上-鄰家的你 •{完+番外}
`乜料 (丷)
普通會員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深;


嘉許勳章 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  發帖王勳章   大富豪勳章   在線王勳章   長期在線獎章   積極發帖獎章   服務勳章  
UID 19634
積分 10583
經驗 4814
YK幣 2330
帖子 5451
精華 1
註冊 2008-11-17
用戶註冊天數 4333
用戶失蹤天數 3020
來自 Virtual Reality
性別 男生
狀態 離線
  正常字體
發表於 2009-3-7 01:12 PM  資料 文集 短消息 
第十五話

「幹嘛啦?」藍淼淇問。

「我問你一個問題,你要老老實實的回答。」蓓兒一本正經的說

「嗯。」

「你,是黑道的人嗎?」

「........」一段時間的沉默。

他開口了──

「是。」他懶洋洋的說,「我可是個大哥呢。」面上多了些自豪。

他答得理所當然,她聽得口目登呆。

雖然問的時候都猜到了八九分了,但...但跟聽到的時候分別很大耶...還敢說自己是大哥!

這個人....有點問題的。

「你這個樣子是否想我讚你上到這個位置很棒?」她瞇起了眼睛,帶點怒氣的問,

他似個小孩用力的點點頭。

她深吸一口氣,向他的耳邊大吼,

「你是白痴哦!如果是一間公司的頭頭大哥,稱讚你有可難?但、但....黑道的大哥...讚來幹嘛,有什麼事替你收屍囉?我可不想這樣年輕就給人說咒死了自家老公!」

他聳聳肩,前沒有回答,但他明顯心情大好,

她這樣說就是間接的承認了我是他的未來老公啦,呵...

「好了好了,帳都算完了嗎?」藍淼淇問,

她點點頭,

「該到我算妳的帳了。」他微笑的說,

她感覺到全身發麻,出現了,惡魔的微笑....笑得這樣賊,不會好的,

「妳出現在這兒幹嘛?──嗯?」

「呃.....我、...呃....」奇了,我幹嘛怕他嘛,我又沒做錯事!

口氣都大聲的說,「喂!是有人叫我來這兒問你拿東西的── 嗯,是這樣。」

他揚揚眉,疑惑的問,「是誰呀?要問我拿什麼?」

「呃──」她眼珠轉了轉,糟糕....忘記了問蘿莎拿什麼..「總之就是蘿莎要我來的啦。」

是她?該死的,現在很想宰了那女人!明知這裡危險卻叫蓓兒來?找死!

死了死了,他的眼神又變了,瞧!整個皮子橫豎看都是想殺人似的.....那我怎麼辦...

「她叫妳來就來啦?什麼時候變得這樣聽話啦,乖寶寶。」他帶點揶揄的口吻問,

她紅剎了俏臉,「你、天殺的臭混帳!我、我聽話又怎啦,關你何事!」

「當然關啦,我可是妳的未來老公耶。」

又來了,每回都是這樣的,老不老就把「未來老公」放在口邊,可惡的是我竟反駁不了!

她不答話,但別開了臉,不理他。

終於察覺到她的臉色不對。

「喂喂...」他小聲的問,

仍沒答話。

「生氣了?」他靠近了蓓兒,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「我說聲抱歉啦?行了沒?別氣了。」

「哼。」總算出了聲,

算了,當本大小姐心情好,見你道歉了就放過你一回。

但這回到他沒作聲了。

疑惑的她轉回頭,一個放大了十倍的藍淼淇大頭出現在眼前,

她感覺到他柔軟的唇正摩擦著自己的唇,那種麻麻癢癢的異樣感受像觸電般。

她眼瞪瞪的望著他,可以從他的眼睛中看到自己的多麼的驚訝。

他一隻手俏俏的繞到她的頸後,欲加重對她的吻,

「砰──」醫療室的門兒突然倒下了,

兩片的唇立即分開。

四隻眼睛望著門口躺下著六、七名的不速之客。

藍淼淇殺人的目光死瞪著他們──他的好兄弟們。

天殺的混帳!竟然破壞了我的好事!難得才吻到她.....該死該死....我一定要他們好看!

「滾。」一陣冷酷的聲音說。

「抱歉抱歉,大哥抱歉,我們不礙你和大嫂開心啦,拜拜。」一群小的閃去了。

***********

跑走了的兄弟們回到操場大叫著。

「嘩、嘩、嘩!!獨家獨家,超級獨家!」兄弟甲回著氣說,

一眾人湧過來,張著耳朵要聽個明白。

「剛剛,你們知道我們看到了啥嗎?──雖然只是一瞬間,但是可看得清楚哦!就是──」

「喂喂,別拖延時間賣關子!快說快說!」

「嘻、嘻,說出來也不相信!剛剛,我看見了大哥和大嫂.......接吻!」

「下───」驚訝聲四起,

天知道大哥人雖有女人緣,但絕不近女色,還說是kiss?

「慢著,大嫂是誰啦?」某人說了個笨問題,

「廢話!除了剛才那個女孩還有誰嗎,兄弟,揍他!」可憐的某人就給圍著打了。

*********

空間又回到兩個人了。

一陣尷尬的氣息漫延著。

「死淫魔。」蓓兒突然說,

「啥?」他一時腦袋轉不過來,

「我說,你這個千世大淫魔!幹嘛和我接吻!?」她直接向他的耳朵轟炸。

半晌,他說

「沒有。」

她瞪大眼睛望著他,吃完豆腐不認帳?

接收到她的疑惑,他說,

「我沒有跟你接吻,只是跟妳親吻吧。」

「"接吻"跟"親吻又有啥分別!」

他佯裝專業人士的點頭,「當然有,"親吻"在我來看就是只是唇貼唇的動作。」

他別有深意的望了她一眼「至於"接吻"嘛......當然還有些更加『煽情』的動作囉──」

『煽情』的動作!?這樣都說得出口的?

「你──變態!──」 她紅著臉大吼!

他揚揚眉,賊兮兮的說,「要不要試試看,我的技術應該還不賴的──」愈說愈近,

蓓兒情急之下一把推開他下地,害他的屁股開花,

惹得他呼叫連連,他可憐兮兮的哀叫著,「雷~蓓~兒,妳好毒,想謀殺親夫嗎...」

「我──活該!」依照紅著臉兒就走出了醫療室。

她一走後,藍淼淇可憐的模樣消失,反之出現一張笑臉。

呵呵,準備做妳的大嫂吧。

***********





`  ♥ C0PYR1GHT BY ME ]]
YK Forum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eyankit.com 贊助網站 頂部
`乜料 (丷)
普通會員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深;


嘉許勳章 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  發帖王勳章   大富豪勳章   在線王勳章   長期在線獎章   積極發帖獎章   服務勳章  
UID 19634
積分 10583
經驗 4814
YK幣 2330
帖子 5451
精華 1
註冊 2008-11-17
用戶註冊天數 4333
用戶失蹤天數 3020
來自 Virtual Reality
性別 男生
狀態 離線
 
發表於 2009-3-7 01:13 PM  資料 文集 短消息 
第十六話

走出了醫療室,她想回到女校。

「臭渾球、白痴──」蓓兒邊走邊低頭咒罵著那個天殺的混蛋──藍淼淇。

臭家伙,十成前一輩沒踫過女色啦?竟然敢吃我豆腐──他媽的。

想起那張的臭臉,就很想扯它下來撕個破碎!

但又回想起他那張摔下地後,俊臉皺起來的樣子....

他沒事吧?應該不是很痛的,那個高度怎會稱得上很痛呢?但是,又真的好像好疼的樣子耶!?真擔心...

慢著,搞鬼了,我在擔心他?沒可能,他死了也不關我的事,他痛不痛不關我的事。對!就是這樣。

回到了女校,她就遇上了小唯和蘿莎兩個人了。

蘿莎的目光來來回回的在蓓兒身上穿插著。

黑道打架耶?沒可能連一點兒的損傷都沒有吧?

「蓓兒──妳..沒事吧?」蘿莎試探的問。

「我當然──」蓓兒腦海一轉,如果說了男校的事件出去....這樣的話,他不就會有麻煩嗎?「沒有事啦,可以有什麼事呢?」她反問,心虛的笑著。

「哦....沒事就好啦。」該死的,怎會沒事的?明明該被那些黑幫的人打得體無完膚,最好進醫院!難道,是藍淼淇幫她?怎會這樣的?這三八有什麼好......

蘿莎陰冷的盯著正在和小唯說笑的蓓兒。

口中低聲說,「敢和我搶男人,不會要妳好過。」

就在這時,一把男聲從後傳來了。

「喂喂,三八。我有話跟妳說。」藍淼淇在蓓兒的後面說。

蓓兒嚇了一跳,搞鬼了,幹嘛走路沒步聲的?

「幹嘛啦?」跟小唯交代了兩句就以龜速的速度走到他身邊。

他彎下腰對著她的耳朵輕聲說,「對了,媽說啦,在妳十六歲生日那天呢,就是我們的訂婚的日子囉,別忘了。」

「啥咪?是你媽還是我媽?幹嘛我不知道的?」

「是啦,當然是妳媽啦,現在不就知啦?」一口氣回答了她的問題。

他們什麼時候變得這樣親密?媽媽.....妳真的這樣背叛我!

一旁被忽略的蘿莎大大的不爽,

對著淼淇和蓓兒「咬耳朵」的行動感到嫉妒!

那個女人,少得寸進尺!我不報仇的就不姓蘿。瞧著看!

然後,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過了半晌,

「咦?蘿莎呢?」蓓兒東看西望的問

小唯聳聳肩,「不知道嘩,可能回家了。」

「可能吧。」

是我多心嗎?怎麼總有種不祥的預感?

***********

「喂,你的真可以跟我合作?」一把女聲在這間暗暗的細巷傳出。

「當然,我的目標是令那個臭小子生不如死,那個女的是他唯一的弱點,刪除她妳可以乘虛而入,又可以報仇,雙方都有利益。何樂面不為?」男人說,語氣十分的不齒。

「那樣好吧──我有個計劃,聽著囉...........」蘿莎用極輕的聲音說出了她的計劃。

老子點點頭,「這個計劃可行的,就這樣做吧,我會全力配合妳的──不要令我失望哦。」

蘿莎邪笑著,

我就不相信,這回整不到了妳!

雷蓓兒,訂婚之日,我期代著──

***********





`  ♥ C0PYR1GHT BY ME ]]
YK Forum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eyankit.com 贊助網站 頂部
`乜料 (丷)
普通會員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深;


嘉許勳章 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  發帖王勳章   大富豪勳章   在線王勳章   長期在線獎章   積極發帖獎章   服務勳章  
UID 19634
積分 10583
經驗 4814
YK幣 2330
帖子 5451
精華 1
註冊 2008-11-17
用戶註冊天數 4333
用戶失蹤天數 3020
來自 Virtual Reality
性別 男生
狀態 離線
 
發表於 2009-3-7 01:13 PM  資料 文集 短消息 
第十七話

「哎唷,這件漂亮還是這件呢?藍太太,幫幫忙想想吧。」雷媽媽扯著一旁的藍媽媽說著,神情就像很高興,我的女兒有個伴兒了。

哼,我現在很差嗎?好歹是個孝順女兒啦,這樣快就嫁出去,妳很高興哦,不礙到妳和爸爸啦。

一旁被冷落的雷蓓兒負氣的想著。

早上給自家媽媽吵嚷的叫起床,心情已經很不爽!她又拉著藍媽媽出門,

說什麼「今天好日子啦,就一於選衣服出席訂婚那天吧。」

聽說藍淼淇都給爸爸們扯去了,不過不是同一間店。

老天,我昨天才知道要訂婚耶,更可況,還有兩個星期才生日啦,這樣急幹嘛?

更更重要的是,我還沒吃早餐哪!

「媽──」她沒聲沒氣的喊著,

「什麼?」藍媽媽和雷媽媽同時回應。

雷媽媽愕了愣,隨即會意了,「哎呀,我們快要變成親家了,蓓兒哦,這就多了個媽媽疼妳啦。」

藍媽媽點點頭笑著,「這個未來小媳婦真會哄人呢。」

老天,我沒有這個意思好不好!蓓兒差點反白眼。

「我──嘩──」話都未說完,雷媽媽一把將晚禮服推給蓓兒,

她小心翼翼的拎著那禮服的兩條小小的吊帶,

這件是衣服嗎?穿了不等於沒穿吧,心口去到這樣低耶,想必整個白雪雪的胸口都露光光啦!

還有背部也是!破了個大大大大洞,而且這條還要是一條高叉裙!天知道叉得多高啦,小俏臀都要露出來啦!!!!

天哪,現在去訂婚不是露身耶!

「媽──我不要這件啦......」蓓兒鼓足勇氣說著,彷彿面對不是媽媽們,而是一場的戰爭。

為了我的身體著想,我必要反抗到底!大不了就出「王牌」!

「為什麼啦,這件很好呀,又通風又涼爽。」雷媽媽首先反擊,

通風好又涼爽?她的內心在狂吐血。

「是啦,但是我穿不慣,萬一洩光光給別人看怎辦?」

「但是這件的顏色好漂亮哦,妳穿上它一定好美啦!」藍媽媽不放棄的勸導。

那就妳穿吧,一定更美!

「是啦,藍媽媽妳的身材保持得這樣好啦,一定穿上它有餘的,不如就妳要吧,我是小一輩的,該敬重妳的!」

「小丫頭亂說話....」話雖是如此,但她亦笑得開心。

這招叫「四兩撥千斤」,讚文的說話誰不愛聽呢?

瞧,藍媽媽笑得這樣燦爛,就知道是行的!

「那好了好了,妳自個兒選好了,別慢哦,我和藍媽媽先去選自己的。」然後就拉著藍媽媽東拿西拼著看的,再一次冷落了蓓兒。

唉,這是我的媽媽嗎?

話雖如此,但蓓兒都用心的看著禮服,

訂婚的是自己耶!不穿美點的話就對不起自個兒啦!呵。

嘩嘩,這件不錯,

嗯嗯,這件亦好。

哇塞!這件更好!

突然之間,她好想有藍淼淇在身旁,起至少會有點安全感。

怎辦呢,算了,打個電話給他問問吧,好歹他也算是個男主角,要他給點意見還正常吧?

「喂。」他那把好聽的嗓子在耳邊傳來,還夾雜著爸爸們的爭議聲,說什麼"這件好"、"那件好"的,看來,我們是同病相憐啦。

「藍淼淇,是我啦。」

是她?正巧,剛剛還打算打給問問她衣服建議的──

「我想問問你呢,我該適合穿什麼顏色的禮服啦?」話剛說出口,她就後悔了,這種白痴問題怎會問得出口的.....

那頭靜了下來,

半晌,他說,「藍色。」

藍色?嗯嗯,他又會知道那三件之中真的有藍色的?好啦,就藍色那件。

「哦哦,謝謝哦,剛剛還在想選哪件的,你算是幫了我個大忙啦。」

「這樣的話,妳只要告訴我那種顏色適合我當打平。」

「嗯──」她腦海中努力的把衣服顏色襯上他,「黑色外衣配白襯衣,帥氣又簡單點嘛。」

「嗯。」這套亦是我選擇之一,既然說出了,就這套吧。

他瞄著爸爸們,他們還在爭議著襯衣是粉紅色的還是粉橙色 ──

對他們說著,「爸,兩個人一人一件一種顏色不就搞定了吧?不用管我了,我選好了。」

「爸爸也是這樣子呀?剛剛媽媽也是這樣啊,好端端的拿那件低胸又低腰的衣服給我耶──」蓓兒說

「妳沒穿吧?」他有點著急的問。

「喂!把我當成是笨蛋嗎?那件稱不上是衣服的衣服我會穿嗎?」蓓兒笑說。

呼──沒穿就好了,她敢穿的話就宰了她!,不了,下次還是跟著她去選好了,免得又給逼著穿什麼低胸又低腰的衣服。

「是嗎?我還以為妳就是那個笨蛋呢。」他譏笑著。

「藍淼淇,你這個大龜公,有種說多一遍看看!」

「笨蛋。」

「死白痴。」

「臭三八。」

「...」

沒完沒了的罵聲,作為了這天的句號。

****************

「呵,看來,我們的女兒跟妳們的兒子感情很好嘛?」

「呵,當然啦,對了酒席要多少呢?還有還有,裹想想好我們的孫子名稱好了。」

「要啦要啦──」

這兩個媽媽已經迫不及待商討著他們的未來。

****************





`  ♥ C0PYR1GHT BY ME ]]
YK Forum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eyankit.com 贊助網站 頂部
`乜料 (丷)
普通會員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深;


嘉許勳章 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  發帖王勳章   大富豪勳章   在線王勳章   長期在線獎章   積極發帖獎章   服務勳章  
UID 19634
積分 10583
經驗 4814
YK幣 2330
帖子 5451
精華 1
註冊 2008-11-17
用戶註冊天數 4333
用戶失蹤天數 3020
來自 Virtual Reality
性別 男生
狀態 離線
 
發表於 2009-3-7 01:13 PM  資料 文集 短消息 
第十八話

轉眼間就過了兩個星期──他們訂婚的日子。

「哎唷,雷太太,恭喜恭喜,妳家蓓兒跟藍家的訂婚,郎才女貌的,很合襯呢。」某姨媽支喳不停的在雷媽媽的身旁打轉,

「怎就是嘛──(支支喳喳中)下刪數百字。」某某姨媽又說。

「呵呵,」別人稱讚自家女兒耶,做母親的又怎會不高興呢,

對了,蓓兒她弄好了沒呢?藍太太跟她還好吧。還是看看好了。

************

「蓓兒,換好了沒呢?」藍太太溫柔地對著更衣間的蓓兒說。

眼中盡是迫不及待的神情,天知道她和雷太太在蓓兒的禮服上做了少許手腳,是啦,因為原本的實在欠缺了女人應有的魅力,裁少許就可以突出女主人的本色了。哈──

「呃,還好還好──等一會兒。」蓓兒大喊著。

天哪,那時試的時候都沒有這樣「露」的,怎會這樣的那.....

「蓓兒?」雷媽媽都來了,「淼淇都換好了啦,還在等待妳這個女主角呢?有什麼要媽媽幫忙嗎?」

糟了糟了,連媽媽都來,避不開 ── 算!就跟它拚命,性感少許又不會死掉的!

不過,好就是沒有聽過──某人的眼光就是可以殺暈人的。

就在媽媽們的陪同下走出了更衣間。

***********

在遠方看見了了三個熟悉的身影,當然是爸爸們和藍淼淇啦。

「淼淇,小娘子來了哦!」藍媽媽打趣說著。

正在悶得發呆的藍淼淇聞言轉身轉向她。

他愣住了。

只見雷蓓兒羞赧的小步向前走,一身天藍色吊帶的禮服,裙子剛剛好及膝,加上化了些淡妝,但卻能突出原身的自然美。

她也愣住了。

英挺的站在自個兒的面前,黑色的西裝服更能表現出他的王者風範,說他只是十六歲都沒人相。

說時快,他們都彼此站近了。

他就怔怔的望著她,而蓓兒則不知所措的往地下望。

「三八,今天妳很還不賴嘛。」硬嘴巴就是不肯說出半句讚美。

「哼──」她抬頭著他皺皺鼻子。「八公!彼此彼此吧。」

四目對視,最後還是「噗」聲笑了出來。

尷尬的氣氛才得以舒緩。

「說真的,今天很美。」藍淼淇低聲地說。

她紅著臉頰也回應,「我也是說真的,你──你今天很帥。」

「各位先生、女士們,今天是藍氐和雷氐的令公子及千金訂婚的大好日子。有請男女主角──」客串的小唯大聲的喊著。

四周突然黑暗一片,只見得一道的光線射各正中央──即是他們所站的位置。

「我們的最熱烈的掌聲恭賀未來的準新郎新娘!」拍掌聲四起,歡呼聲不斷。

突然一下子所有的目光都幾乎集中在自己身上,雷蓓兒羞著臉低下頭不語。

不少男賓客都嘆息著:如果遇上她這個美人兒就好了。

相反,藍淼淇都樂於接受大家的祝賀,不吝惜地顯露笑容。

不少女賓客亦都嘆息著:如果是未來新娘子是我就好了。

一道怨恨的目光射向蓓兒。

原來是蘿莎。她獲小唯的邀請來的,但她卻認定了是蓓兒向她耀眼才叫小唯請她來。

哼,這口氣我總嚥不下!

*********

正在無聊的蓓兒走出了大廳,來到了露台,這兒是二樓,一對望就是馬路,

心口始終有個鬱結。

思緒回到五分之前──

「蓓兒,恭喜恭喜囉,和大大帥哥訂婚,快要做人家老婆子。呵,猜不到會是妳第一個結婚的人呢。」小唯拉著她支喳不停。

「是爸爸媽媽決定,沒選擇權利。」她聳聳立表示無奈。

小唯輕力的拍拍她的肩膀,「少裝蒜了,如果妳不對他有意思,妳會一點兒的反對行動都沒有嗎?這樣不太像妳耶。」

「我──」她一時語塞。

的確,不滿意只是表面的,但實質呢...我可以反抗的...但是...為什麼我會不反抗呢...?

「沒話說吧?是不是不明白為什麼搞不懂自己呢?」蓓兒點點頭。

小唯續說,「哈哈,這就是一個女生戀愛的先兆啦!」

「妳,雷蓓兒,喜歡上他啦,還不知道。」小唯肯定的說。

接著小唯說什麼她都聽不到了──

回望著面前的一片燈光,腦袋空白一片。

我...真的正如小唯所說的這樣...喜歡上藍淼淇嗎?

小魔鬼和小天使在一旁竄了出來,

小魔鬼說,「他這樣壞!妳又怎會喜歡上他呢!」

小天使說,「可是,從小到大就跟他在一起,他的脾氣、品味、習慣都知道得一清二楚,不對他又留意的又怎會知道?」

小魔術說,「妳知道什麼!」

小天使說反駁「那你又知道什麼!」

「吵死了!好煩」蓓兒大力搖著頭。

「蓓兒,還好吧?」一把細膩得摻出汗水的聲音從後面傳出來。

蓓兒轉過頭來,原來是蘿莎。

「嗯嗯,沒事了。」

「這樣就好了。」蘿莎佯似真誠地說。「對了,還沒恭喜妳呢。」眼底閃過一刻的情緒。

「謝謝。」蓓兒鼓起勇氣地問,「蘿莎,妳覺得我喜歡藍淼淇嗎?」

蘿莎手握成拳頭。準知她沒好東西,明明已經訂婚了,還問我喜不喜歡的!

「當然喜歡啦,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愛妳,妳、也、愛他。」最後的幾個字幾乎是咬牙切齒地拼出來。「我問妳了,如果他喜歡上別人,妳會怎樣?」

「我會──」宰了他!

「不用告訴我,答案好明顯了。」還在裝蒜耀眼。

原來,答案早就已經出現了,我真的喜歡他......

突然,蘿莎的手機響起來,她接聽後臉色大變。

「什麼事呢?」蓓兒關心地問。

「我、我、不知怎說好.....我、我、」她急急地說,口語不清。

「慢慢說,冷靜點。」

「我媽媽....她進了醫院...心臟病....我不知怎好....我、」

「那我陪妳去醫院好了,快!」說完就拉著蘿莎的手帶前向門口走。

後頭的蘿莎一面陰森地面色。

門口外,蓓兒伸手來召計程車,關心的對蘿莎說,「沒事的,妳媽媽會沒事的──」

但是,後頭的蘿莎變了聲,森冷地說。

「哼,我媽媽當然沒事,有事的──是妳!」

蓓兒不明白所以,

突然,

眼前一眼,就昏過去。





`  ♥ C0PYR1GHT BY ME ]]
YK Forum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eyankit.com 贊助網站 頂部
`乜料 (丷)
普通會員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深;


嘉許勳章 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  發帖王勳章   大富豪勳章   在線王勳章   長期在線獎章   積極發帖獎章   服務勳章  
UID 19634
積分 10583
經驗 4814
YK幣 2330
帖子 5451
精華 1
註冊 2008-11-17
用戶註冊天數 4333
用戶失蹤天數 3020
來自 Virtual Reality
性別 男生
狀態 離線
 
發表於 2009-3-7 01:13 PM  資料 文集 短消息 
第十九話

「媽,有沒有見過蓓兒?」藍淼淇四處搜尋過就是沒她的蹤影。

「沒見呀,怎麼啦?」

他搖搖頭,表示沒事了。

她去了哪呢?

「藍大帥哥,在找什麼哇?」小唯一蹦一跳地走到他面前。

「我在找蓓兒,她不見了。」他皺著眉頭說。

「耶?真怪呢...在不在露台?剛剛還看見她走出露台的說。」

他搖搖頭,「找過了,不見。」

「嗯......這樣啊?」小唯都皺著眉頭了,「哈,會不會找表妹蘿莎談天呢?」

眉頭更深了,「那三八都來了嗎?」

「喂,不要叫得這樣難聽,她是我表妹!──是的,她來了!不過我找不到她。」小唯不悅地說。

「兩個人都失蹤了?」一家又是那三八搞的鬼,如果蓓兒有什麼事的話,看妳還不死!

「好端端的訂婚,什麼失蹤呢?」徐弦月笑著也走過來了,湊著熱鬧。

**********

嗯嗯....好痛──

蓓兒勉強地掙開眼睛,直覺地撫著後腦,

天,發生什麼事.....

回想著迷糊的小記憶,就是蘿莎的母親──是她!?

不會吧...為什麼呢...

四處張望著,黑暗一片,是一個久久都沒用過的貨倉。

突然,她聽到不遠處有人交談著,她細聽著。

「喂!你這樣算什麼?明明說好了是由我處置她的!怎麼會變成了綁架案?」一把尖銳的女聲說。

蓓兒認得,她是蘿莎。

怎麼會....這樣,她為什麼....要這樣做?

「哼,還好說,原來她是某集團的令千金,最近缺資金,順便好好的撈一筆。」男聲無賴地說。

他..是老子?他和蘿莎合作?發生了什麼事啊?糟了糟了,會不會是引藍淼淇出來吧...

「你 ── 綁架很大罪名的你知道嗎?可能會坐牢的!」蘿莎的聲音有一絲的顫抖,

「哼,我當然知道──別打算中途放棄,因為妳也算是共犯,出了事來,大家來揹黑鍋吧!哈哈──」老子大聲的笑起來。

根本,由此至終,老子沒想過要誰幫誰的,

只不過,剛好蘿莎這個大笨頭以為自己可以信任,加上這女的和蓓兒都是唸貴族學校,家底一定富有。這是順便的利潤而已。

「我、我.....」蘿莎終於知道害怕了。她現在七上八下,如果真的給抓了,那自己的前途不就報銷嗎?

如果我現在放了雷蓓兒....或許....還有得救呢....

「哼。別擔心太多了,不做也做出了,現在我們是一艘船上的人,得了便宜自然放人啦。」老子試著安慰她。

真的會這樣嗎....?蘿莎懷疑著。

畢竟只是一個十六歲的女生,心智當然未成熟。

「好吧,我們去看看那個女的吧。」轉身去打開倉門。

啥米?那我怎辦.....算了算了,裝暈!

一、二、三──

暈了。

蓓兒就這樣「暈了」。

*************

「她失蹤了?」徐弦月懷疑的問。

「嗯。」藍淼淇頓了頓,「不過,我更認為是那個三八夾帶著某些人擄她走的。」

「喂!不是這樣說我表妹好不?沒聽過所有人未定罪之前都是無辜的嗎!」一訪的小唯不服氣的反駁,

天老,她是我可愛的小表妹耶,身為她的表姐,怎可以任人冤枉她而不管!

「哼,蓓兒失蹤了,她又不見了。更可況那個女的有前科,根本不可信。」藍淼淇不諱地說。

「什麼前科不前科!我很了解我的表妹,雖然她在學校真的有很多前科,但都不至於擄人吧!」小唯說的前科是指學校的大小過。

「妳了解她?那妳知不知道她跟著那些黑道的人一夥,打架欺凌偷搶每樣做過了?出事了只找人揹黑鍋,那妳又知道嗎?

這樣的女人,我敢肯定,蓓兒失蹤跟她一定有關係。」淼淇堅定的說。

這些的資料全部都是他的手下曾當閒聊說的,最近才知道是她。

「我──我──」小唯沒話出了。

小唯只知道她這樣小表妹只是打扮前圍了少許、是老師眼中的壞學生。但是──其他的.....

難道....真的是表妹她....是怪我這個做表姐的不好....

小唯的神情不禁黯然。

「好了好了,別再說了。」弦月充當中間人。

一陣的鈴聲響起,是弦月的電話。

「喂。」他應著話。「什麼?找到了?」他望著藍淼淇,「嗯,知道了,謝謝你了。」說完就掛了線。

他對著藍淼淇顯露自信的笑容,「兄弟,感謝我吧,我找到我的大嫂了──」

*******





`  ♥ C0PYR1GHT BY ME ]]
YK Forum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eyankit.com 贊助網站 頂部
`乜料 (丷)
普通會員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深;


嘉許勳章 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  發帖王勳章   大富豪勳章   在線王勳章   長期在線獎章   積極發帖獎章   服務勳章  
UID 19634
積分 10583
經驗 4814
YK幣 2330
帖子 5451
精華 1
註冊 2008-11-17
用戶註冊天數 4333
用戶失蹤天數 3020
來自 Virtual Reality
性別 男生
狀態 離線
 
發表於 2009-3-7 01:14 PM  資料 文集 短消息 
第二十話

媽咪媽咪──不要發現我哦──

蓓兒死命的想著。

「哼,別裝了!怎看都知道妳要裝睡的。」老子大吼著。

蓓兒瑟縮了一下,

認命的睜開了眼睛。

蘿莎慘白的臉孔最為突出,雖然老子那猥褻的樣子很噁的說。

蓓兒強裝鎮定的。「你、你們為什麼捉我來這兒.....」

突然,蓓兒的腦海中閃過了藍淼淇的兄弟。

最近見多了藍淼淇的兄弟,給他們纏著「大嫂大嫂」的叫,

起初都給學校的女同學說是說非,但是習慣下來,嘻──好像多了很多個的「阿四」供我使用。

「某某,給我買瓶水來。」

「是的,大嫂。」某某恭維的鞠躬行禮。

「某人,我餓了──」沒聲打氣的說。

「是是,大嫂大人。小的立即去。」某人立即竄出去了。

「某某人,給本小姐去死吧!」小唯打趣的裝著蓓兒的聲音說。

「是的,大──」某某人一抬頭見不是蓓兒,立即發火,「喂,臭丫頭,耍我!」

「哈哈,傻瓜子!追我哦,笨!」小唯跟那人裝著鬼臉。

立即上演一場"追逐"戰。

惹得蓓兒在一旁捧腹大笑著。


「哈。」面對著老子的步近,蓓兒竟然笑了出來。

老子十分的奇怪她的表現。

瘋過頭了嗎?

哈過後的蓓兒立即敬覺,「喂!你......為什麼要擄我來這兒啦!」

「什麼擄的,這樣難聽,只不過是請妳來一下,如果合作的話,我們會好好招待妳的。」

「不是擄的!?」蓓兒尖叫著,「你當我是豬蛋哦!手腳都綁起來啦,只差沒有把我的嘴巴封起來吧!」

老子嘴角抿成一線,「臭丫頭,少持寵生嬌了,惹火了我,對妳,對我都沒好處。」

「坦白說明,我對妳的命完全沒興趣,因為──哼,我在乎的只錢!哈哈──」然後狂妄地大笑起來。

突然,不知在哪竄出了一個手下,在他的耳邊低語了幾句。老子立即面色大變。

他衝著蘿莎說,「妳,給我好好的看著她。」

蘿莎見無表情,算是回答了。

老子急忙地出去了。

空間只餘下兩個女孩。

「妳知道妳這樣做有什麼的後果嗎。」先問開口的是蓓兒。

下一刻,蘿莎就崩潰了。

「都怪妳、是妳害我這樣做的,若果不是你跟我搶男人,我會聯合別人擄妳嗎!我知道嗎?我愛他的、我愛他的!」她大吼著。

「這不叫愛。」蓓兒冷靜地說。

蘿莎愣了愣。

「我感覺到,他就像一個獵物,好端端給別人搶去了,身為一個獵者產生怨懟是正常的。」蓓兒說。「但並不代表可以做錯事。」

「我、我、只不過──」蘿莎支支吾吾地說。

「那妳自己想清楚了,妳明白喜歡一個人是怎樣嗎?妳真的喜歡藍淼淇嗎?」暗地蓓兒的心砰砰地跳。

如果她說真的喜歡他的話怎辦?難得剛剛才認知到自己對藍淼淇的感覺......這樣快就出個勁敵──我怎辦呢.........

蘿莎在深思著,

的確,第一次和藍淼淇見面,他真的給我有種震撼的感覺,天生的王者氣焰,加上冷峻的輪廓,叫人難以不加以注視。

但是.....心動的感覺未曾未過的。

問心的那句,或許,我看中的──只是"大嫂"這個位置吧。

但是,現在的事情發展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想像了── 現在後果是以自己的前途作賭博....值得嗎?  蘿莎這樣問自己。

見著蘿莎這樣深思熟慮著,心中的暗暗焦急著。

「妳、妳、有了答案了吧?」

蘿莎突然伸出手來朝著蓓兒,

蓓兒嚇了一跳,

不會是想消滅情敵,就殺了我吧?不要嘛......

天,我要死了。蓓兒閉上眼睛等候主宰。

「窣窣」的聲音從後面傳出來,

圍著手的麻繩順應下落。

「嗯?」她不解。

蘿莎深吸一口氣。「或許....妳是對的。我對藍淼淇的感覺不是愛情。」

呼──蓓兒清楚感覺到自己鬆一口氣的動作。

「還是.....好朋友嗎?」蘿莎小心翼翼地問。的確,多個朋友還比多個敵人好。

蓓兒搖搖頭。

真的是的這樣......蘿莎嘆息著。

「是好姊妹吧?」蓓兒笑著說。

「嗯?」看到蓓兒的笑容就知道之前的自己是多麼不可原諒──那個小心眼的自己。


「哼,這樣快就連成一線了?」老子的聲音霍然在門口那邊傳來,

四目同時望過去。同時倒吸一口氣,他有槍!

老子快步走過去她們,

朝著蘿莎的臉,

大力一巴就是甩過去,蘿莎的臉頓時紅腫紫青,嘴角還流著血。

「我已經警告過妳了,背叛我的下場就是這樣!」老子提起槍指著蘿莎的額頭,

她,已經呆到不會說話了。

「不要──」蓓兒尖叫著。





`  ♥ C0PYR1GHT BY ME ]]
YK Forum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eyankit.com 贊助網站 頂部
`乜料 (丷)
普通會員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深;


嘉許勳章 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  發帖王勳章   大富豪勳章   在線王勳章   長期在線獎章   積極發帖獎章   服務勳章  
UID 19634
積分 10583
經驗 4814
YK幣 2330
帖子 5451
精華 1
註冊 2008-11-17
用戶註冊天數 4333
用戶失蹤天數 3020
來自 Virtual Reality
性別 男生
狀態 離線
 
發表於 2009-3-7 01:14 PM  資料 文集 短消息 
第二十一話

「不要啊──」蓓兒尖叫著。

用槍指著蘿莎的老子邪笑著。

「哼,這樣死太便宜妳了,的確,妳還有些利用價值。」老子對著呆若木雞的蘿莎說。

「什.......麼、麼價值.....?」蘿莎口震的說著。

「哼哼,若不是知道妳家中富有,妳死了早百多年了!」老子鄙視她地說。

「你.......」這個臭王龜蛋....我當初信錯你!

「哼。別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麼。」老子示意叫一名兄弟過來,手上面還拿著手提。

「女人,告訴我藍淼淇的電話。」他對蓓兒說。

啥──?電話...我向來都只是存入手機內不聞不理耶.....蝦米記得什麼號碼...

「說!別打算包庇妳老公!」聲音之大令蓓兒嚇毛得縮縮肩。

「我、我真的不知道哇。」蓓兒委屈地扁扁嘴。

「說!」

「6....呃....4....不──是...6478──呃.....」蓓兒努力地思索著。

「6378 0631 (如有雷同,此乃巧合) 。」僵呆了一旁的蘿莎突然出聲,

「是不是真的?」老子疑惑道。

「還有假的?我事先已經調查好他一切一切。這些小事難到我嗎?」附記一道白眼。

「唉,都不知妳怎做人老婆的。」兩個仇人竟異口同聲地說。

被損的蓓兒紅著臉都不知說啥好....「怎麼嘛,不知道就不知道啦...有規定一定要知嗎?」

還是不要了,下次一見他就要跟他做個詳盡的性格調查才行。

老子打電連串的手提號碼──

**********

「徐弦月,她在哪啊!這還是不說!」藍淼淇氣都火了,這個人還說是兄弟,自家大嫂明明危險死了還在婆婆媽媽!

他只是笑著不說話。

「徐、弦、月!要什麼要求快說,若果蓓兒有什麼事就找你下葬!」藍淼淇忍著揍人的衝動。

「一回兒就知道啦,他都差不多時候了。」像諸葛亮一樣洞悉天機,語出驚人,

什麼差不多時候了?傻了嗎?

就在這個時候,藍淼淇手機的鈴聲響起,

徐弦月的笑意更深了。

藍淼淇望著手機上的無來電顯示,忽然想起了老子那張蠢樣。

「臭小子,猜不到是我吧。」老子的聲音響起。

他心中吃驚著,心靈感應?

但是....和他?噁死了。

他不妨打個冷顫。

「哼,不作話就想算?告訴你吧。妳家老婆才我手上,不想他有事的話就帶著2千萬來到某某區中的一個貨倉。記著,別報警。」

「我要聽她的聲音。」藍淼淇冷靜地說。

天知道他想殺人的衝動十倍十倍的上升。

老子把手提遞給她,並在那邊吼著;女人,給我開口說句話。

蓓兒對著他皺起鼻子,然後就哽咽地說,「藍淼淇──你不來的話就宰了你、你知不知道呀,蘿莎給那個臭蛋打了一巴哦,超大力的!下次你見到那個臭蛋就給我摑回一巴!知道嗎?」

這個笨女人,什麼時候了?還在要我替那個女人報仇!絕對沒可能。

「妳沒事吧。」這個是他首先要知道的問題。

「嗯──哎──」老大子已經一手搶回電話。

對著她大吼,「妳說誰是臭蛋!」

她無辜地盯著他,沒說話。

「哼,臭小子,給多你分鐘跟愛人談情。便宜了你了!哼。」說完就掛線了。

聽著「嘟嘟」聲的掛線聲音,藍淼淇異想冷靜地對著徐弦月猛瞪。

弦月感覺到額頭上有幾滴的小汗珠流下來。

「行、行、兄弟嘛。剛剛不告訴你是因為知道馬上你就會知道嘛,這叫賣關子。」徐弦月愈說就愈覺得自己說得很對。

殊不知道某人要噴火了。

察覺到都太遲了。

「是、兄、兄、弟吧,下手輕一點.....」最後的求情。

「去你的兄弟!」一拳就落下,一聲慘叫,一個女孩的呆愣。

藍淼淇轉身就走了。

可憐的徐弦月給打得躺在地上,

哀悼地想:早知這樣的話就該一早告訴他,少受皮肉之苦。老天,一隻熊貓眼,要見人麼?





`  ♥ C0PYR1GHT BY ME ]]
YK Forum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eyankit.com 贊助網站 頂部
`乜料 (丷)
普通會員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深;


嘉許勳章 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  發帖王勳章   大富豪勳章   在線王勳章   長期在線獎章   積極發帖獎章   服務勳章  
UID 19634
積分 10583
經驗 4814
YK幣 2330
帖子 5451
精華 1
註冊 2008-11-17
用戶註冊天數 4333
用戶失蹤天數 3020
來自 Virtual Reality
性別 男生
狀態 離線
 
發表於 2009-3-7 01:14 PM  資料 文集 短消息 
第二十二話(上)


「好大的念頭哦!二千萬。」蓓兒嘲諷著。

「哼,誰叫妳還值這個價。」老子說,「到妳了。」

又打了一連串的數字,說了一大堆廢話,不斷地奸笑。最後成交價「二百萬。」

「哼,還算便宜了妳們,二千二百萬贖金就贖回妳們兩個丫頭。」

她們對視了一眼,

幹嘛他說到好像是我們故意來給他賣似的?他前生是專做販賣人口的啊?

轟!!!!一聲的巨響,

某某兄弟急忙趕過來,低頭又是耳語幾句。

老子的眼神變了。

「哼,說到底,你終於還是來了。」

轟!!!!這次是倉門給踢開。

登登登──男主角出場。

藍淼淇手上拿著黑色的袋子,不難看出是沉甸甸的。

「二千二百萬嗎?」老子確定著。

他估計到蘿莎那家人會把錢交給藍淼淇,來個順便。

「嗯。」他的目光只停留在她身上。

他來了他來了,藍淼淇真的來了。蓓兒開心地想。

「哼。」老子提起槍對著他。

天!蓓兒的心提起來了「喂!你說過不會傷人的麼!你不要亂來哦!」

「我只說過,我對妳的命沒興趣,不是他。」

面對他的行為,藍淼淇目無表情。

「殺我對你好嗎?」

「哼,少了個臭小子跟我搶地,自然好得多了。」說著說著,老子更加氣怒。

「天殺的娘親 ! 好端端地搗我地盤,天!我差點死在那時 ! 加上次你夾著這丫頭損我面子。哼,少殺她一個算好了。」

突然,後頭的有點微微竊竊啐啐的聲音。

蓓兒一轉頭,倒吸一口氣,

鬼!





`  ♥ C0PYR1GHT BY ME ]]
YK Forum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eyankit.com 贊助網站 頂部
`乜料 (丷)
普通會員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深;


嘉許勳章 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  發帖王勳章   大富豪勳章   在線王勳章   長期在線獎章   積極發帖獎章   服務勳章  
UID 19634
積分 10583
經驗 4814
YK幣 2330
帖子 5451
精華 1
註冊 2008-11-17
用戶註冊天數 4333
用戶失蹤天數 3020
來自 Virtual Reality
性別 男生
狀態 離線
 
發表於 2009-3-7 01:14 PM  資料 文集 短消息 
***********

「別喊!是我啦。」徐弦月急喊苦笑著。

「你......是徐弦月囉?」她瞇眼打量著,勉強認得出。「幹嘛....你變了熊貓眼?」

打從心底的笑意湧出,她的嘴角不自覺上揚著。

「唉,他們啦。」弦月悲哀地回想著。


話說,藍淼淇一拳就揍下來的時候,他的右眼就黑了起來。

「哈哈.....」一連串取笑的聲音從一個女子口中傳出。

他瞇眼盯著那個抱著肚子笑的人── 小唯。

「哈──肚子好疼哦,笑死了──哈」眼淚都要流出來了。

「笑夠了沒。」

她指著他的鼻子又是大笑,「哈──誰叫你這樣白痴哦,耍嘴皮耍都給人打!哎唷,活該。」

「哼,我有熊熊眼又如何?妳沒事吧?沒事我就咀咒你給男朋友甩掉!」徐弦月孩子氣地說,當然只是說說笑。

「你!這樣說我亞楠?天知道我的楠楠是全世界待我最最好的男人耶?那像你!臭!」好反駁著。

「哼,知人口面不知心囉,或許呢,現在就拖著兩個女的在街上談談情,說說愛,女的還在說妳壞話呢。」弦月別過臉。

哈嚏──小唯突然打出了個噴嚏。

「你敢再、再說!我、我會打你的哦!」小唯氣得說話不清了,

敢亂說我的楠!

「哼,說就說啊,你那"件"人是無賴、有問題的,妳選上他,所以妳都有問──哎呀──」

弦月還不說完,小唯就一拳揍下去,

「媽──的!」徐弦月又再一次跌回地上呻吟著。

「活該。」小唯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回憶完畢。


蓓兒很驚訝一直都是動口不動手的小唯會出手打人。不過,她瞄著眼前的一隻熊貓,「活該。」

「妳、妳和她一樣這樣惡毒!難為我這樣好心趕過來支援你們。」

說起支援......藍淼淇!「對!要支援。快出去看啦,淼淇他很危險吶!」

他只是揚揚毛,「那傢伙還沒保護到某某人的時候,不會這樣快倒下的。」

某某人?誰啊?蓓兒猜想著。

不過,致電的救兵該來的差不多了。他又隱身不見,躲在一旁的黑暗處,用幾乎聽不到說話的音低喃著。

「咦?人呢?混蛋!竟閃人走了?算吧,你不幫我幫。」解光了束縛,蓓兒走上去藍淼淇面前。

對著老子說,「臭蛋!你竟沾他一根毛,看我宰不宰了你!別當我說笑!」蓓兒氣實膽壯地說。

收末了多年的空手道不是白學的,想當年打算跟藍淼淇打個你死我活的。
怎料他一句:我不跟女人打架的,就走了。浪費我一番的苦功!

老子不以為然。「我要做的事從來沒人可阻我。」

「蓓兒,讓開,他的目標是我。」藍淼淇的聲音在上頭傳出。

「不。」她很堅決。

「不用爭了,兩個一番兒死吧。」老子奸咋地道。

握槍的食指收緊著。

「啊──」一陣的力量推開使蓓兒後跌一大步。

「砰。」槍聲一出。

血液潺潺從傷口流著出,

蓓兒目睹著他左邊近心臟的位置流著血,捂著心口,痛苦地皺著眉頭,無力地跪在地上。

眼淚不爭氣地流下來,她回復理智後立即衝到他身旁,不管其他了。

他的面色好蒼白....怎辦.....對!止血!但是又沒有急救的藥物.....

察!她撕弄她身上的一塊衣料,捂在他的傷口上。

「淼淇──支持著哦!我、我....不知道怎辦......」蓓兒不知所措。

她捂著他的槍傷,但仍有很多、很多血流出來..

「笨蛋.....」他只是苦笑著,快要暈眩的樣子。

「藍淼淇!我警告你哦,如果你有什麼事的話,我就亂找個男人來嫁!」

「妳敢!」他激動地說,動到了傷口。

「是哦,不想這樣的話,就給我捱下去!知道嗎?」她溫柔地說,但是眼淚仍不斷地流。

他艱困地伸出手,拭去她的淚,「別哭了,弄到心都痛了。」

他抱著她,口中喃喃自語道。

我愛妳哦,蓓兒。

就暈過去了。

**********

開槍後的老子耍帥地掉開手槍,「哼,解決了個大麻煩。」

「真是嗎?」徐弦月從黑暗中走出來,不難看到他面色陰霾,

「你、你......」從哪竄出來的?

找回槍要緊,他意識地東看西看,嗯?槍子呢?

「找這個?」蘿莎久違的聲音同樣傳出,手上多了一把的槍子。

「妳!臭三八,還我槍子!」老子急急地說,

現在手中沒有武器,要知這樣,剛才就不掉槍了!

「哼,你們少得意,我還有兄弟們!在外面,一個人一把槍子,你們還有鬥嗎?」

弦月只是懶懶地答,「那班的廢物哦?剛剛五分鐘就解決了。槍子十多把,打算試著每一支打你一個洞!」報他中槍之仇。

砰!大門給打開了,「大哥!」十多位的兄弟同時大叫。

老子面色慘白,這回完了。

「副頭頭,外頭的專用救護車來到了。」某兄弟第一時間報告。

「把大哥送到車上。」徐弦月冷靜地說,冷睨了老子一眼,「還有,把他綁起來,隨後處置。誰敢弄掉他,知道後果吧?」

「是!」各人同時說。

蓓兒此刻只是想,

你不要有事哦,你說了,我還未說呢。





`  ♥ C0PYR1GHT BY ME ]]
YK Forum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eyankit.com 贊助網站 頂部
`乜料 (丷)
普通會員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深;


嘉許勳章 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  發帖王勳章   大富豪勳章   在線王勳章   長期在線獎章   積極發帖獎章   服務勳章  
UID 19634
積分 10583
經驗 4814
YK幣 2330
帖子 5451
精華 1
註冊 2008-11-17
用戶註冊天數 4333
用戶失蹤天數 3020
來自 Virtual Reality
性別 男生
狀態 離線
 
發表於 2009-3-7 01:14 PM  資料 文集 短消息 
第二十三話

車上的路途中,蓓兒握著他的手顫抖著。

「嘟嘟...」看著一高又一低的小型電心圖。

「挺著哦........」她紅著眼睛。

身後的幾位兄弟看著他們的"未來大嫂"這樣悲哀,心都扭捏一團了。

「大嫂....別這樣啦,大哥他看見妳這樣也不會高興的。大哥又不是真的死了──哎呀...」某甲給人狠狠地踢了一腳,十雙的眼睛死盯著他。

眼神交流著。

還要命嗎?什麼時候了!那個字可以說的嗎!

抱抱、歉,我忘了。

忘了?找死!萬一大嫂真的哭了就要你好看!

嗚嗚...抱歉嘛。

突然。

「嘟嘟嘟嘟嘟....」儀器響得更厲害了。

淼淇的表情好像好痛苦似的。

她的心都痛死了。

「開快點兒啦!臭混蛋!」五個兄弟齊罵著司機。

司機欲哭無淚。

*************

他們來到的醫院是藍氐企業旗下的一間隱密醫院。如非必要是不準外人進入。

手術室外,紅燈亮起著。

蓓兒扭、捏著手指,在手術室來來回回的踱步。

一列的兄弟低下頭幫他默默的禱告著。

噹。

紅燈滅了。

醫生推門而出,蓓兒等人一擁而上,等待他的反應。

他搖搖頭,表示不行了。

她的世界一片黑暗。

算怎麼?才認清了感覺....他就....不!我絕不要他這樣!

一把揪著醫生的衣領,擱下狠話:「他媽的庸醫!要是你治不好他的傷!我就把你祖宗十八代的孫爺老子們挖出來鞭屍──不,鞭骨!當然,包括你、與你有關係的人都要入罪!」

一把汗水潺潺的滴下來,醫生汗顏地想:這樣兇殘咩。

某某兄弟想:大嫂盡得大哥的珍傳。

她揚揚眉,「不是這樣"簡單"的事都做不到吧?醫生。」充滿危險警告味的口吻。

「行、行,我記起了,剛剛我還有少少少的餘力未盡的,我會努力!」他立即衝回手術室,進行最後的"努力"。

紅燈再一次亮起。

蓓兒跌坐回椅子上。

如果他沒事的話,要我幹啥都可以的!只求別帶走他,求求你,我的神。

她在祈禱著。

這樣個「等」便等了三個小時。

終於,燈再一次的熄滅,

醫生擦一把汗水走出來,「這回我真的真的盡全力,過了這晚便過了危險期,這就要看他的生存意志了。」醫生常說的名言。

多個的護士推了他出來,蓓兒跟著上去。

面色依舊蒼白,不過,比送來醫院前就已經好了少許。

還有機會,是吧。





`  ♥ C0PYR1GHT BY ME ]]
YK Forum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eyankit.com 贊助網站 頂部
`乜料 (丷)
普通會員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深;


嘉許勳章 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  發帖王勳章   大富豪勳章   在線王勳章   長期在線獎章   積極發帖獎章   服務勳章  
UID 19634
積分 10583
經驗 4814
YK幣 2330
帖子 5451
精華 1
註冊 2008-11-17
用戶註冊天數 4333
用戶失蹤天數 3020
來自 Virtual Reality
性別 男生
狀態 離線
 
發表於 2009-3-7 01:14 PM  資料 文集 短消息 
第二十四話

嗚───

誰哭呀,煩死了。

嗚嗚嗚───

哭歸哭嘛,別弄得我滿手是水!那家的笨蛋?水造的哦?

藍淼淇.......

嗯?這把聲音這樣似她呢?

你睡夠了沒耶,快給我睜大你的眼,看看我被你折磨成怎樣的蠢樣!

睬她都笨,說明了是蠢樣還要我看,我不想長眼針!
 
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─────

哭聲分貝倍倍上升,

「吵死了!」他那低啞的嗓子說,但沒睜開眼。

才回到少許的理智就給「哭嗓子」吵。是她,我認了。

哭聲瞬而停止。

「你們聽不聽到,藍淼淇他剛剛好像說話了呢。」蓓兒轉身跟兩個兄弟說話。

他們搖頭表示聽不到,

找鬼嘛,剛剛的哭聲都要了半命,哪聽到什麼說話聲。

沮喪的蓓兒又開始哽咽著,

哦,惡夢又要開始,老大!你快醒吧! 兄弟們想著。

「若果妳敢再哭的話,吵我耳的話,看我怎處置妳。」他免得手下們受苦,唯有出聲警告。勉強地瞇開了半邊眼簾。

「你、你.....醒了?」蓓兒呆呆地問。

「廢話。」這句話顯得有氣沒力的。

「啊─────醫生吶,他醒了啦,醫生!!!!!」蓓兒驚喜地大聲尖叫,

「耳聾了!笨女人!」藍淼淇捂著耳朵抱怨。

聽到叫聲的醫生護士們趕過來,急速地檢查淼淇身上的情況還有什麼損傷,

蓓兒在一旁睜大眼睛望著他們忙手忙尾的。

那個醫生明顯大大地鬆口氣,「病人沒大礙了,留院觀察兩天就可以了。」

「他媽的庸醫,我不留院!」躺在床上正吊著鹽水的藍淼淇反對著。

醫生汗顏:幹嘛兩個人的用詞一樣的。

「醫生,十分感謝你哦,你真是個好醫生,我會照顧他的。」蓓兒笑容可掬地道,

汗水更多了:前後的表情不一,很可怕的女人。

「喂!我不留。」他對蓓兒吼著。

「我說要留就要留,病人沒權力說話。」蓓兒一副女王的樣子,

「妳、妳憑什麼?」他的眼底閃過一刻的狡猾。

一氣之下,蓓兒揪著著他的耳朵大吼,「憑我是你的未婚妻!」

獵物中計了,滿意地笑著。

嗯,聽著她說這句心情都好過來。

察覺到自己中計了,氣得扭轉身,走出房門。

口底下喃喃自語,大唸著三字經。

「看夠了沒呢,兄弟。」藍淼淇在她走後突然說。

房內的兩名兄弟們面面相覷,我們一直都在呀。

「哈,不愧是我的好兄弟,平時都沒人注意的說。」徐弦月又從某個死角來出來,

「當然。」他挑眉得意揚揚地說。

「不過,都不夠大嫂利害。」回想那一幕,憋笑斃死了。

「什麼?」

「你昏了,當然不知道,某甲,說說看。」他雙手抱著胸命令道。

「是、是。」某甲雀躍地道,天知道他想說多久了,

「大哥,大嫂她..............(下刪百字)。總之就是大嫂有大哥的一半威風!那個醫生快三十歲了都嚇到流冷汗呢!」

「她真是這樣哦?」這妮子敢在大眾面前這樣大膽?呵,乖學生形象快要消失了呢。

基本上,接近了他,還有乖可言嗎?

「她真蠻蠢的,笨女人。」藍淼淇罵了一句,但心裡暖滋滋的。

「哼,算了我要睡了,你們回去吧。」他趕人了。

弦月聳聳肩,連同兩個兄弟轉身就走了。

過了半晌沒多久,他聽到開門聲,

「喂,我說過要休息了──嗯?」蓓兒?

「藍同學,你剛剛說誰笨誰蠢呢。」蓓兒竟然微笑著說。

天知道她回來看看他餓不餓就聽到他說她笨!?

「呃──」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說什麼好。

「不說話就當默認了哦。」開始磨手擦拳。

「我、我是病、病、人呢,剛剛醒來沒久那種呢......」該不是我這樣短命吧?

「放心放心,我會好好的疼你的──混蛋!」

「啊──」一把男聲可憐的大叫著。

***********

「大哥好像好可想而知的樣子耶,要救救他嗎?」某甲說

「沒聽過打者愛也嗎?人家──打得火熱哩!」某乙嘻嘻取笑著。

一旁沒作聲的徐弦月沉思著:那個該死的藍淼淇,看這種慘叫聲又會躺多兩三日醫院,留下這個爛攤子給我,我怎向他父母解釋?





`  ♥ C0PYR1GHT BY ME ]]
YK Forum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eyankit.com 贊助網站 頂部
`乜料 (丷)
普通會員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深;


嘉許勳章 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  發帖王勳章   大富豪勳章   在線王勳章   長期在線獎章   積極發帖獎章   服務勳章  
UID 19634
積分 10583
經驗 4814
YK幣 2330
帖子 5451
精華 1
註冊 2008-11-17
用戶註冊天數 4333
用戶失蹤天數 3020
來自 Virtual Reality
性別 男生
狀態 離線
 
發表於 2009-3-7 01:14 PM  資料 文集 短消息 
第二十五話

「哎唷,人家受傷就學都不上,就趕去照顧人了──很甜蜜嘛──」小唯賴在蓓兒的身邊說。

「我、我──怎麼嘛!妳呢,妳的楠楠呢,失蹤了啦。」紅了臉兒的她立即轉移話題。

聽到這裡小唯整個人都黯然下來。「他真的好像失蹤了,他整整三天沒找過我了。我打給他他又說沒空。」

「怎麼會......他冷落妳了?」奇怪耶,他們一直不都很恩恩愛愛的?

「我不知道吶,我很煩惱。」她嘆一口氣。

蓓兒望著她這樣失望的樣子,她皺著眉頭試著安撫,「或許,他可能有什麼的專題啊、報告啊,要做的呢?太忙了就沒空見妳吧。」

小唯搖搖頭,「我曾經問過他這一年裡有什麼大大小小的專題報告要做的,因為他那一所的學校會預先告訴學生會有什麼事兒要做。最近那個算大的都做過去了。一定不是沒空。」唉,今天的天氣怎麼會是灰色的呢?

「嗯......」蓓兒死命地想著。

「算了算了!或許真的有這樣巧他沒空呢,這些事就別想了───對了蓓兒哦,這個禮拜天我要妳陪我逛逛街,禮拜天都要呆在家中,悶斃了對不?」小唯拉著她的手搖著。開心地笑說。

不過眼銳的蓓兒卻看到她眼底下那一抹愁意,不忍拒絕,「好啊,那我們一起去!」

*********
那天。

「嘩嘩──蓓兒哦,看看那!噢,那件衣服好美哦。」小唯拉著蓓兒興奮地大叫大喊著。「出來的感覺真棒!」

在闊闊的大街上,一間又一間的衣服店、服飾店等,看得眼花手亂。前面還有一間露天的餐廳。

看她笑得這樣快樂不由得都感染上了。「唔,是哦。」

小唯低頭看看手機上的時間,「嗯嗯,蓓兒哦,難怪我肚子餓了,都快中午了!嗯嗯──我們就去那間餐廳吃飯吧。」隨手指了一間。

「沒所謂,我也餓了!」

她們進去後,侍應生安排了她們對著面坐下、要問要什麼什麼的。

趁著飯菜都沒上來,她們又支支喳喳的說了一大回。

直到飯菜都上來了,她們在東扯西說著,一邊吃著。

「小唯,十二時方向,那個男生的頭髮很"臘"耶!」蓓兒低喃道,

頭髮像倒蔥一樣直直的、光鮮明亮,瞬眼看來真的有點兒──呃,引人注目。

她轉一轉頭,又低喃著。「我強調,不是很"臘"!是很光!哈哈哈。」她說完大聲笑著。

蓓兒想噓都覺得有點兒不好意思。

霍爾,笑聲倏止。小唯直眼望著蓓兒的後面,面色僵硬著。

察覺到她的面色不妥,蓓兒順著方向往後望去

噢,老天要賣桔了。

一切就如徐弦月所說的:小唯的男朋友,亞楠,正在風花雪月地攬著兩個女孩的腰,正在享受似的慢慢的行著。

蓓兒隱隱聽到她們說著什麼白痴、你好壞哦,竟背著你女朋友和我們玩。

更可惡的是,他,竟說:沒所謂,她太悶了,早點甩她更好。

接著她就聽到近邊傳來一陣陣的啜泣聲。她立即轉回頭來。

不難地看到面前的好朋友變成了一個淚人兒。

她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。

哭得不舒服,小唯索性附在桌子上大哭著。

比剛剛的"倒蔥人"還要引人注目,搞不好萬一以為我像搶她男朋友而惹他哭的,怎辦?

「小唯──不要這樣啦──」蓓兒像小狗地搖手,「哎呀,求求妳、小唯姐、拜託拜託!」她雙手合著前後揮著。

小唯的兩肩可疑地抖動著,

「小唯,我知道妳很激動,但、但是,妳不要瘋哦,那個什麼臭楠,就不要管他了,當他給狗咬住屁股掉下坑洞好了。不要哭啦。」蓓兒用盡她腦筋思索著有什麼好說。

小唯抖動更利害了,「哈哈。」她抬起頭來,綜環交錯的淚水留在她的臉兒,但是臉上掛的是個笑容。「蓓兒謝謝妳哦。妳說的笑話很好笑。我好多了。」

蓓兒無奈著,這樣努力想出來的給她當笑話?那裡像了。

「妳沒事就好。」她伸手拭去她臉上的淚。

「嘻嘻,我現在真的知道,什麼叫做" 真正朋友" !哈哈。」小唯哈笑著。

呃?這句怎麼這樣熟的?那裡聽誰誰說的呢。

嗯──

*******
翌日午飯時間

「蓓兒!」小唯大喊著。

「嗯?」

「陪我找臭楠!」

啥咪?她、她、她想幹嘛?





`  ♥ C0PYR1GHT BY ME ]]
YK Forum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eyankit.com 贊助網站 頂部
`乜料 (丷)
普通會員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深;


嘉許勳章 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  發帖王勳章   大富豪勳章   在線王勳章   長期在線獎章   積極發帖獎章   服務勳章  
UID 19634
積分 10583
經驗 4814
YK幣 2330
帖子 5451
精華 1
註冊 2008-11-17
用戶註冊天數 4333
用戶失蹤天數 3020
來自 Virtual Reality
性別 男生
狀態 離線
 
發表於 2009-3-7 01:15 PM  資料 文集 短消息 
第二十六話

翌日的午飯時間,

「蓓兒──蓓兒哦──」小唯放聲大喊,怕她會走了似的。

「我在。」蓓兒嘆嘆口氣,我離她不遠的不用大叫好不好?

小唯突然握著她的手,「跟我來吧。」

嗯?

「我們去找那個臭楠。」立即轉身就走。

呃嗯?

**********

她們在他的學校外等著。

不過,沒多久,她們就見到亞楠牽著一個頗美的女孩走出來。

蓓兒見到小唯的面色變得凝重,正打算要不要阻止她的時候

小唯就衝出去攔截他們了

攤牌的時候到了。

小唯冷眼盯著他們,等著他的答覆。

小唯突然的出現令亞楠有點無措,隨後卻鎮靜地說,「哦,是小唯哦,很久沒見。」

蓓兒在一旁聽得呆愣,算什麼,什麼叫好久不見?當她是一般的朋友打招呼?

不過小唯卻依舊目無表情

反而楠的身旁的女孩卻吃味地問,「楠,她是誰呀?」

楠望著小唯,「呃,朋友。」

小唯深吸一口氣,「朋友?你說我們是朋友?」

女孩一面詢問地望著他。

他望著女孩很溫柔,看得有點刺眼,但是言語卻對著小唯說。「當然,我們只是"朋友"。沒他了。」

碎了。真的碎了。

「拍。」這一巴卻是蓓兒打的。

小唯呆著了,蓓兒也會打人?

「哼哼,這是為我的好朋友打的。你這個痞子,認識到小唯是你三世好福啦,還做出這樣的歪事,該打。」

之後她對著那個女孩說,「小心他哦,下一個就到妳了。」那個女孩明顯懼縮地後退。

別人罵著自己那有不反駁之理?

「喂,婆娘,罵什麼罵呀。我甩她就是甩她,妳管不著。」

「拍。」這一巴是小唯打的。「誰給妳罵我的朋友?聽著,我小唯由現在開始,和你這個花心人,一刀兩斷!哼。」拉著小唯就走了。

******

回學校的路上,

蓓兒不時瞄瞄小唯有什麼的異樣。

── 完全沒有。

但,就是沒有才不正常!

剛剛男朋友搭上另一個,還謊稱她是「朋友」關係,那會不傷心、不怒遏之理?

流一小滴眼淚珠兒或大罵三字經的都好吧──蓓兒又瞄向她了。

小唯突然停下步伐,「同學,從剛剛到現在已經『偷窺』了我很多遍耶,看夠了沒呢?」

被發現的蓓兒,羞窘地傻笑:「嘻,沒什麼嘛。」

小唯揚揚尾,明顯地寫著「不相信」。

不過她沒多問,又繼續向前行。

又一段時間的沉默。

還是由小唯先開口:「謝謝妳哦。」

「嗯?」啥咪?

「哈,妳知道妳現在這樣個子很笨嗎?」

「──」黑線。

「好了,不跟妳玩。我現在是認真的。」小唯立得直直。突然傾前抱著她,面頰貼了她面頰一下。

然後以九秒九的驚人之速向學校衝。

餘下她。

蓓兒眼瞪得大大,

該不會是剛剛的事太勁爆了,弄得她、她、改、改變了──性向?

她天馬行空地想著,

她的腦袋一直顯現著小唯說的最後一句:我現在是認真的──

我現在是認真的──
我現在是認真的──

噢──天!

********





`  ♥ C0PYR1GHT BY ME ]]
YK Forum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eyankit.com 贊助網站 頂部
`乜料 (丷)
普通會員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深;


嘉許勳章 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  發帖王勳章   大富豪勳章   在線王勳章   長期在線獎章   積極發帖獎章   服務勳章  
UID 19634
積分 10583
經驗 4814
YK幣 2330
帖子 5451
精華 1
註冊 2008-11-17
用戶註冊天數 4333
用戶失蹤天數 3020
來自 Virtual Reality
性別 男生
狀態 離線
 
發表於 2009-3-7 01:15 PM  資料 文集 短消息 
第二十七話

自那件事發生以後,蓓兒面對著小唯的感覺變了,

總是,毛毛的。

看見蓓兒多看到自己就逃避的小唯,心中只有疑惑、問號。

她幹嘛?見鬼了?

「蓓兒。」她忍不住了問

蓓兒觸到神經整個人僵硬起來。「呃──嗯?」

「幹什麼啊妳,怪怪的。」小唯皺著眉頭問。

「──」可以說什麼?

「說話好不好?這幾天來就一直躲著我,人家好可憐啦。」

「我──想說──」蓓兒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「嗯?」她等著。

「我有藍淼淇的!」蓓兒一口氣說,

這樣夠明白了吧?

豈知小唯竟回答,「我知道啊,上次才去了你們的訂婚儀式,你們還很恩愛啊。」

那跟不理我有什麼關係 ───

「妳不能因為失戀就決定當那些──呃,TB,的!」如果這樣還不明的話就殺了我吧!

小唯呆了、嘴巴張得圓圓,

半晌,她尖叫:「TB?」她深吸一口氣,「同、同學,請問妳什麼時候知道我變了性取向的呢?」小唯覺得自己的嘴角抽搐著。

這回兒蓓兒開始不再口吃了。「那、那天,妳明明對我做那樣的事──」

「什麼事?」小唯瞪眼快要掉下來,又突然想起什麼似的「該、該不會是那一"貼"吧?」

蓓兒點頭如蒜。

「又該不會是妳以為我是──呃,啥啥吧。」

她又點頭。

小唯嘆一口氣,曾幾何時,她是很聰明的,怎麼才戀愛了,就變鈍?

「唉,同學,那個動作是表示友好吧,好不好?」電視說外國人都是這樣打招呼的咩!

「但、但、妳又說什麼"我是認真的"耶!」我肯定沒聽錯。

「唉───」小唯又嘆得更大聲了,「同學吶,妳以為平時不認真的我會說話認真嗎?於是我為了這樣嚴肅的事件我就事先跟妳說明"我是認真的",才做出那個動作表示友好感謝妳這樣幫我,免得妳誤會我是兒戲心態,怎知──妳說我是TB!」愈說愈氣憤!

「我、我──我呢──嘻嘻,誤會誤會,下火下火──妳又怎會是T──」被某人猛烈一瞪,「呵呵──哎,我的肚子餓了,妳餓不餓?」

「哼。」氣飽了。

「我請我請,來來。」蓓兒拍拍手口保證。

「饒妳一遍。」

蓓兒才舒口氣,哄人還真不易的──都怪自己笨了,怎會會錯意呢,瘀斃了!

***********





`  ♥ C0PYR1GHT BY ME ]]
YK Forum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eyankit.com 贊助網站 頂部
`乜料 (丷)
普通會員
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Rank: 5
深;


嘉許勳章   論壇週年紀念星章   發帖王勳章   大富豪勳章   在線王勳章   長期在線獎章   積極發帖獎章   服務勳章  
UID 19634
積分 10583
經驗 4814
YK幣 2330
帖子 5451
精華 1
註冊 2008-11-17
用戶註冊天數 4333
用戶失蹤天數 3020
來自 Virtual Reality
性別 男生
狀態 離線
 
發表於 2009-3-7 01:15 PM  資料 文集 短消息 
第二十八話

「變性」風波算是告一段落,

某天的早晨,小唯和蓓兒結伴出外吃早餐。

「對了對了,蓓兒哦,妳的淼淇好像消失了的?該不會是──」跟我的情況一樣吧?

蓓兒佯著若無其事地吃著她的飯,「沒啦,他每晚都在我鄰屋裡。」只是之前因為有事煩擾著沒找他吧,

小唯揚揚眉,「有沒有想念人家呢──」

蓓兒顧左右而言他,「呵,沒多啦,今天天氣真好哩,怎麼平時不多覺呢,呵呵」打死我也不會說每晚都想跨過欄杆偷窺他!

扯開話題都不用這樣明顯吧?小唯汗顏。

「嗯哼──」蓓兒繼續吃她的飯。

未幾以後,小唯接到一通電話,類似是什麼大姨媽的表姑的奶媽的兒子的孖雙女兒齊齊遇上車禍了,同仁家族必定去醫院報到。

「唉,年中或多或少都有十九八次,我們家的人常常被"hurt"。」小唯無奈著,卻要馬上走了。

人多不是好事。嗯嗯。

嗯,現在才十一時多多,有什麼做呢──?

好吧,找找他看看。

*********

輕輕的走 連雲彩一片也沒帶走 以免你要 記起我略略難受──」藍淼淇的手機鈴聲不識趣地響起來。

把正在發美夢的他硬生扯回現實,他用枕頭把自己的頭栽到枕頭世界中,企圖隔離外來滋擾。


「輕輕的走 無謂記起可否接受──」

他媽的──她敢擅自換了我的手機鈴聲?這是他第一個念頭。

「我怕不捨 然後盼你問候 ──」女聲唱得興起。

S──it 哪個混蛋啊,快掉線啦,煩死了。

「想你 但愛著你還愛著你───」高潮之處,格外的響亮。

S──it! 他奶奶的!

極速抓住手提電話,緩慢地揭開手提蓋,依舊緊閉著雙眼,有氣無力地:「喂∼∼」

對方好像聽不到,但明顯外頭有巴士按下了那個制,發出了爆響亮的「呠───呠呠呠──」

走了,全都走光光了──睡蟲們都滾回跟周公親蜜去了。

那個臭傢伙大光早打來,又不作聲!天知道我昨天多晚睡嗎?

正要破口大罵的時候那頭轉來一陣爽朗的聲音,

「藍淼淇∼∼∼你在幹嘛?」嬌俏的嗓子精神奕奕道。

噢!就知道,就知道是她!

口邊的髒話「咕嚕」地又吞回去。

「嗯∼∼睡覺──」他迷迷糊糊說。

「啥?」超高分貝地尖叫,「什麼時候了!還在睡?」

「嗯∼∼∼∼」半釣魚狀態。

「哎──不要睡啦,我現在在外頭很悶吶,出來陪陪我,好嗎?」

「小姐,現在什麼時候啦,這樣早.....」

「早!?」又高分具尖叫著,「先生,現在已經十一時半了吧?早,虧你還說早!喂,昨天又偷偷打機來啦?我告訴伯母聽囉.要她在你耳邊囉唆!」

「呃,不都是啦,」他心虛地說,「沒多久──啊,最近太想妳了,得了渴睡症。」這樣爛的藉口還敢說。

不過,某人的心給掩蓋了──

她竟甜甜笑著,「真的嗎?饒你這回吧,那你出不出嘛?」

沒辦法啦,小唯去了一件數次的醫院式家族集會,餘下我一個單單的,太閒了。

他皺著眉頭,「唔」了很久:「唔──不去了,很累。」

那頭的蓓兒失望地「啊」了一聲。

「那.....不礙你休息啦,再見囉。」說這句話的時候明顯帶有濃濃的沮喪。

他甚至可以幻想蓓兒現在的樣子多灰暗。

「唔。」便合上了電話。

用被子裹著自己埋頭大睡。







.....

倏地,

他踢開了被子,快速地拿起電話,飛快地按了那八個熟悉地號碼,接通了線,對頭傳來「喂───」

「是我,妳現在在哪?」認了認了,這輩子注定栽在她手上,那張帶著哀慟的臉孔總是散不去。

「嗯?不是說不出來嗎?」那頭又像活過來的聲音說,

「管我!你在哪?」他硬生地扯開話題。

「嘻嘻──」口是心非的大男孩,呵。「唔唔,我現在──快到我家了。」

即是快到我家啦,藍淼淇這樣想。

「妳在我家鑰匙吧?」對頭「嗯」了一聲,「我餓了,弄早餐給我。」他似個主人般凜凜
地吩咐。

「喂,藍淼淇,把我當成傭人哦?」詰雖如此,但她仍越過了自個兒的家,伸手進袋子翻尋著鑰匙,打開了門。「我到你家了,拜囉───」

「喂!小心門階──」話剛說完,他就聽到樓下有一聲的巨響,

及....

一聲的轟然的慘烈尖叫。

**************

藍淼淇急速地趕下樓,

甫下來就見到蓓兒整個人大字形伏在地上,動也不動。

他搖頭嘆息,行到她身邊蹲下,「都說小心了,沒事吧?」

他小心翼翼地拉著她的手臂,使力往上拉,但她仍像個布娃娃不動。

藍淼淇順便把她整個人抱起來,走去梳化處。

見她仍是低頭不說話,他無奈地說:「怎樣啊,沒事吧?」他關心的語氣在蓓兒的耳邊響起,

她抬起頭來,吸吸鼻子,指著紅通通的鼻子,眼眸浮著一層水霧,「痛。」

「活該,誰叫妳走路不留意地面。」口上雖這樣說,但眼睛仍然仔細地上下打量著她有沒有摔倒的傷痕。

她楚楚可憐地睨著他,扁扁嘴,眼上的淚水急速上升,「壞人,混蛋。」

唉,拿她的眼淚沒輒,「好了好了,是我錯、我全錯了。尊貴的女朋友大人,請問妳的鼻子還痛不痛呢───還是,嘻,我來呵呵妳好了。」賊兮兮地奸笑。

她對著藍淼淇皺皺鼻子,「要──才怪!」突然又像想起什麼似的,

「對了,你剛剛在電話說的最後一句是啥啊?」剛剛她就是聽到這句才不看路的!

他思索了一回,「嗯,是叫妳小心我家的門階──」他瞟著某人一眼,「可惜.......某人還是摔了──唉.........」他誇張地嘆了一口氣。

「我、我、這次不小心、罷了,下次不會的!」她急急澄清,拍著心口保證。

「哦?」他揚揚眉,顯然不相信,「這句話妳說了多少次來著,兩次?不,好像三次耶──一樣是摔在我家門階耶!」

「哪、哪有這麼多!」她拚命搖頭,心虛否認著。

「那我數數妳看好了──」他把尾音拉長,低頭就見到她的頭愈垂愈低。

耳朵都好紅了──

嘻。

她連忙掩著他的嘴巴,道:「這樣古老的事就不要提了──喂!今天擦牙了沒哦?」

他誠實地搖頭,

她大叫:「那你還不去!」

「是的,大人。」急急忙忙地就衝去盥洗室,

呼───這樣瘀的事終於不用被揭開了............嗯?

她聽到一陣陣的微弱鈴聲響起,

似是他的房間傳出來的,

她走上他的房間,躊躇著聽不聽好,

最後,好奇心大於一切,管他的私隱不私隱!

剛才打開電話:對,對頭出現一把嬌柔得發毛的聲音說:「小藍藍,一天才沒見,人家就很想你了──」

小藍藍?

他媽的!什麼名字!?

她冷冷地說,

「九十一服務熱線,要死嗎?樂意效勞。」





`  ♥ C0PYR1GHT BY ME ]]
YK Forum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eyankit.com 贊助網站 頂部
 



當前時區 GMT+8, 現在時間是 2020-9-29 05:52 PM
Copyright © 2006- YK Forum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    在線率統計 Powered by Discuz! © 2001- Comsenz Inc. Designed by YK Forum.
Processed in 0.030983 second(s), 7 queries, Gzip enabled.

[Clear cookies] Contact us 聯繫我們 - Archiver 文字版 - WAP 手機版